松原福彩中心电话号码|太仓福彩中心电话

知識產權綜合管理改革破題 山東已出臺6份相關文件

圣泉集團石墨烯內暖纖維、青島啤酒遭遇侵犯商標權,一些企業經營中更是有專利權、商標權等同時被侵犯的現象發生。

  知識產權保護難度大、多頭管理、懲罰力度不大等問題困擾企業。全國兩會上,代表委員們認為,知識產權綜合管理改革迫在眉睫。此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開展知識產權綜合管理改革試點,完善知識產權創造、保護和運用體系。

  打贏專利侵權官司卻只獲賠10萬元

  提到打擊侵權問題,全國人大代表、圣泉集團董事長唐一林,用的是“怵頭”兩個字形容。唐一林說:“仿冒的小企業太多,打擊起來非常費勁,這讓我很怵頭。光收集證據,做起訴準備,就需要很大代價。”

  石墨烯作為一種新材料,在全國范圍內已經成熱門產業。而這一行業目前還沒有統一的標準,行業里各種企業魚目混珠,不少企業渾水摸魚,生產假的石墨烯產品。

  “比如石墨烯內暖纖維,很多小廠家打著石墨烯內暖纖維名義,生產化學纖維,這是制假售假。”唐一林說,希望石墨烯國家標準盡快出臺的同時,他也希望國家保護好知識產權。

  唐一林告訴齊魯晚報記者,更令他怵頭的是,“圣泉申請石墨烯內暖纖維專利,部分專利信息是公開的,不法廠家可能會通過公開信息進一步研制,或者直接竊取技術,不顧圣泉專利的專有性進行生產,價格壓得比圣泉低。”

  唐一林介紹,圣泉集團與20多所高等院校合作,每年在新技術研發上花費1.5個億。“真正創新的企業,花費巨大的精力和財力,研究出來新產品,卻迅速被市場模仿,這很打擊研發者的積極性。”唐一林說,知識產權得不到保護,中國的創新就沒有驅動力。

  “保護知識產權之戰,將是中國不可逾越的階段。”唐一林認為,保護知識產權還存在分散管理、懲罰力度不夠、企業打假成本高的問題,“商標權與專利權同時被侵害,還要跑工商局、知識產權局。多年前,圣泉曾打贏一個專利侵權案,但結果對方只賠了10萬元,可是圣泉的損失遠不止于此。”

  “青島啤酒也遭遇過知識產權侵權之害。有些小作坊假冒青島啤酒,但是因為青島啤酒涉及食品安全,我們打擊力度較大。”全國人大代表、青島啤酒董事長孫明波告訴齊魯晚報記者,為保護知識產權,青島啤酒專門成立了打假團隊。

  盜竊技術機密導致惡性市場競爭

  全國人大代表、山東東岳集團首席科學家張永明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專利是一方面,更嚴重的是盜竊技術機密。”為此,今年他提交了《關于打擊竊取他人技術機密違法行為的建議》。

  張永明認為,企業的專利和技術機密構成了企業最重要的無形財產,是企業生存和發展的最重要資本。但是長期以來,多數人只知道保護專利,卻忽略了更嚴重的問題,這就是企業技術機密,對企業而言它甚至比專利權更為重要。

  張永明認為,長期以來,竊取其他企業的技術機密、抄襲別人的技術生產同樣的產品,再以低價搶奪被偷竊者的客戶的現象屢見不鮮。只要某種產品在市場上有比較好的利潤,盜竊就會不斷延續,甚至盜取者還會遇到新的竊賊,成為新的被盜者,導致惡性市場競爭,產品無利潤可言,最終受害者和加害者都陷入產能過剩的困境。

  張永明認為,企業的重要技術和產品開發是個漫長的過程。比如,東岳有個產品研發長達十年之久,人力財力投入巨大,這些科研成果一旦商業化,會給企業帶來豐厚回報。但是,如果被別人偷走技術機密重復建設,就會大大挫傷企業的科研開發積極性,國家的創新驅動戰略就難以實現。

  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政協副主席翟魯寧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核心技術泄密對企業傷害大,企業應與核心技術研發員工簽訂保密合同。

  此次民法總則草案對主要的知識產權種類給予清晰界定,特別是將地理標志、商業秘密、植物新品種等新類型知識產權寫入法條,把上述新型知識產權上升到與專利權、商標權、著作權并列的知識產權類型。“技術秘密也是商業秘密的一種。”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知識產權委員會執行主任范辰律師告訴齊魯晚報記者。

  山東積極探索管理體制機制改革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從山東省知識產權局獲悉,2016年第十八屆中國專利獎,山東獲獎42項。2016年,全省發明專利申請量為88359件,發明專利授權量為19404件,同比增長14.9%。

  為保護知識產權,僅2016年,我省就印發了6份知識產權文件,涉及知識產權服務業轉型升級的實施方案、知識產權強省建設的實施方案等。

  在構建知識產權大保護格局上,山東也已開始探索。省政府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建立省政府知識產權戰略實施工作聯席會議制度的通知》,聯席會議由省政府分管知識產權工作的領導同志擔任召集人,由27個省直部門和單位組成,辦公室設在省知識產權局。

  我省還積極研究探索知識產權管理體制機制改革。根據《山東省知識產權強省建設實施方案》,山東將開展知識產權管理體制機制改革試點。針對多頭管理的問題,《實施方案》明確,將按照國家統一部署,選擇有條件的市、縣(市、區)進行改革試點,探索建立權責清晰、運行高效的知識產權行政管理體系。開展知識產權綜合執法改革,建立知識產權、工商、版權、商務、海關、公安等多部門協同聯動的聯合執法合作機制,形成知識產權保護合力。

  針對侵權案件懲罰力度較低問題,《實施方案》還進一步指出,要完善知識產權司法保護體系。加強知識產權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有效銜接,加大涉嫌犯罪案件移交工作力度。

  全國已有三地率先綜合管理改革

  2016年12月30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知識產權綜合管理改革試點總體方案(以下簡稱《總體方案》)。

  《總體方案》認為,我國知識產權保護不力、侵權易發多發,體制機制障礙是重要原因之一。特別是,多個部門分別管理不同類別的知識產權造成管理職責不清,行政效率不高,行政資源分散,不利于全面、依法、嚴格保護各類市場主體的知識產權,亟需加強行政資源整合。

  全國人大代表、國家知識產權局副局長何志敏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知識產權綜合管理符合客觀規律和國際慣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188個成員國中,實行綜合管理的國家占絕大多數(181個),只有包括我國在內的7個國家實行分散管理。

  《總體方案》規定,將打通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管理、服務全鏈條,推動形成權界清晰、分工合理、責權一致、運轉高效、法治保障的知識產權體制機制,建立高效的知識產權綜合管理體制。

  何志敏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到,上海浦東、上海自貿區、福建自貿區(廈門片區)等地已率先開展知識產權“三合一”綜合管理改革的實踐,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為其他有條件的地方開展知識產權綜合管理改革探索了方向、積累了經驗。

松原福彩中心电话号码